相见(1 / 3)

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

又是半年,未曦走了。走的很彻底。甚至没和即墨道个别,只把手上的一切事物理好,放在了即墨书房的桌子上。又把凤华留下照顾即墨。也好为他打理千禧方面的事。

即墨一页页的翻看未曦整理好的东西。安安静静的,眼中再也没有什么光彩。若说白遥走时,他还能全部寄托在工作上。那现在,他能寄托什么?未曦走了,白序也解决了。他没人陪也没目标可做了……

多可笑,回去就是老太太的逼婚。不回去,又不知道做什么。去见白遥吗?

……算了,还是让她好好照顾那人吧。

“莫叛。”

“在,少爷。”

“去收拾行装,我们去夜相国家拜访拜访夜知。”旅游吧,除了旅游也没别的可做了。

于是,即墨开始了他的全国之旅。到处做善事,收集古董,救可怜人,寄信给夜知那里有什么问题民生如何。直到,连辰泽也玩完后。

就彻底安静了下来,算算日子,也才将近四个月。没有把酒言欢的朋友,没有出谋划策的帮手,妻子走了,知己走了。只剩工作和莫叛一干人等……

想着想着,忽地就笑了,平淡无波。却拉着莫叛在曾经陪着白遥一天的船上喝了个烂醉如泥。

等睁开眼,一双墨瞳冷冷清清,浑浊不堪。让人说不出的寒冷漠然。

莫叛的心剧烈的跳了一下。像是什么东西崩断了。往昔的少爷,消失了……

冷漠麻木就像一个结,缠绕着即墨。没人为他解开。

因为那些人都不在他的身边了。而曾经缠的他最紧的结,也随着时间宽松了。

又四个月过去。

凤华沉稳的推开即墨书房的门,还未来得及踏进一步。就被他冷冽的声音给硬生生挡在了门外:“进房间前,不知道要敲门吗?”

随手丢开盅盖。蹙眉喝了一口从不爱喝的参汤。眼神不移的看着这个月各地的总结。对着打乱自己心思的凤华,即墨此刻有些恼怒。

“凤华知错。可是流煜说……”

“白遥要回来?”不以为意的挑眉打断。凤华对着那看不出喜怒的脸一时压力很大:“这个流煜没说。但那女人死了。”

“行了,下去吧。”漠然的遣退凤华,即墨出神的做出了已经一年多没做过的动作。单手支着下巴,若有所思的在白纸上行云流水。后朝着门外的莫叛道:“白遥回来了,让她来见我。”

上天也没让他失望。十天后,白遥回来

↑返回顶部↑

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