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章2(1 / 3)

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

侍女很快进来,将她服侍得妥妥帖帖的,连衣裳都帮她换了一身新的,烈无羁这才入门来,将她如同一个娃娃般费力抱起来往外走。

原本还担心着他的伤,不过看他虽然动作吃力,但半点也不介意的模样。她笑得玩味,是她错过了什么吗?还是在她昏睡而他早一步清醒的时段里,他得到了什么惊天地泣鬼神的领悟,大彻大悟的学会了四大皆空,所以才对于以往发生的一切都主观加客观的忘得光光的,对待她如曾经的熟稔又如桑海桑田过后的莫名其妙?

漂亮的琥珀眸子在凤眼里转来转去,笑意开始弥散,只是在耳畔传来的略快速的沉重心跳时,微微的黯了些。

其实,无论他如何顿悟天地,她所做过的一切,在他眼里,都是不可饶恕的吧?所以他才会和她将帐算清楚。

水丞相将他所知道的都告诉了他,那么,她便真的是罪不可恕了,在如此欺骗了他这么多年的情况下,他当时甚至不能确认她是否恢复了记忆,就急着与她划清立场,想来那个时候,他是如此的恨她啊。恨心悄悄的绞痛起来,她无力的动了动手指,却不能捂上x口揪紧那里的衣,只能任着那疼痛一阵阵的带来无声的抽息。早知道会是有这样的结果,她还是这么做了。是她的自私,是她的任x,也是她的活该。

但他万万不该如此的绝情,他是烈无羁,而她是天殊啊!无论她做了什么,都是会被他原谅的,不是吗?这一次,他竟然生了这么大的气,对她说出了那样无情的话,让她难过得都快要死掉了。死掉了的感觉,就是让她觉得这世上再也没了任何能引起她兴趣的东西,再也没了让她活着的快乐,她若行尸走r,毫无知觉。

水丞相说这样的特使不适合工作,所以慷慨的支付了她一年的俸禄加丰厚的赏赐,将她送到了帝之国散心,让她恢复了再回去做牛做马。认识了那个病男人六年,她当然知道他的心有多温柔,她知道其实他是想借着她恢复记忆的时候,让她回家。

可她的家,傲月城里,会有烈无羁的存在,她怎么能又怎么愿意去烈无羁存在的地方?她选择了帝之国的国都,去洒钱换取开心。天晓得,竟然去到怜月湖,想找借女人的温暖来安抚受伤的心灵都能遇见她最不想见到的人。

那个人,既然最不想见到,她当然会装做不认识,反正她有面具,嗓子也毁了,宣言与她井水不犯河水的他肯定不会再注意到她的不是吗?

可为什么在她被那两个笨小童推到水里后,醒来的世界里不但有他的存在,还惊喜的

↑返回顶部↑

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