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章全文完(1 / 19)

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

偎在床沿,看着窗外夜色渐浓,陆寒幽轻轻吁了一口气,软绵绵的娇躯一点也不想动,纤手无意识地抚着自己赤裸的胴体,芳心百感交集,也不知该怎麼形容此刻心中的感觉;自她在姐夫胯下从少女变成妇人算起,不过区区三日,但这三日內自己的变化,却是远远超乎想像。

虽说从回到此处,陆寒幽对接下来的事情早有思想准备,但事到临头,才知其中滋味,尤其朱朋和苟酉也不知是因為本就性好渔色、无女不欢,还是因為两个姐姐有孕在身,憋的太久了,才将一腔慾火都在自己身上发洩,这三日裡不只夜夜都要被两人轮流姦淫,直到身子软到不能再软、子宫饱到不能再饱,才让陆寒幽在一身狼藉中睡去,白天裡虽不会急色到有机会便上马,口头手上的轻薄却是少不了。

更过份的是苟酉还会选时间地点,偏偏朱朋却是不管不顾,常在姐妹面前这麼搞,陆寒幽即便身心早被征服,脸儿嫩薄的她也受不了;可姐姐们却是满脸羞意兼鼓励,也不管这算不得好胎教,加上陆寒幽羞嫩娇柔,可不像初到此处时的陆寒冰还敢大发娇嗔,调弄面薄的她很快便变成了朱朋的嗜好,弄的陆寒幽愈发无力抗拒。

只是在陆寒幽连着三夜被两人侍候到骨软筋酥之後,也该轮到小妹破身了,今夜的主角是犹然含苞待放的陆寒玉,旁观的陆寒幽本来没什麼事,只是她身心都已被情慾彻底佔满,即便知道今夜自己独守空闺,可连续三夜的美妙记忆,让她光只躺倒床上,身体便本能地软了。

听门开的声音,陆寒幽娇躯一震,玉手遮上掩下,却将迷人处若隐若现,尤其玉腿轻夹间若有似无的水光,只要是男人就忍耐不住,迷濛的美目一撇,却见进来的竟是陆寒玉,脸儿一红的陆寒幽鬆开了手,一把抓起被子掩住春光,这才想到今夜轮不到自己,芳心不由有些幽怨,又不由有些期待,当陆寒玉在自己眼前被破了身子,春光漫溢的模样也不知会让自己羞成什麼样子。

怎麼了,寒玉?见陆寒玉缓步而入,薄纱之中春光烂漫,脚步颇有些蹒跚,已是过来人的陆寒幽原以為是这小妹子害羞所致,芳心本还想着这小妹本来看似热情的很,為姐夫品箫之间像是什麼都不顾了,没想到临到花苞刚开,也会害羞;可细细一看,妹子轻咬樱唇,纤手轻抚雪臀,面上似疼还喜,却颇有些嚐过了美事的模样,再想到这几日自己被姐夫们调笑的魂销骨软,却不怎麼见小妹多口,竟是出人意料地躲在房內不出来,陆寒幽心下不由疑了起来。

嗯…那个…听陆寒幽一问,陆寒玉脸儿晕红

↑返回顶部↑

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