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带你走(1 / 12)

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

子荷将自己关在黑暗的屋子里,将头枕在膝盖上,痴痴呆呆,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么,脑海中一片空白,黑色将她笼罩着,宛如为她披上一层黑纱,是在哀悼吗?她是如此美丽,像是朵刚刚怒放的花,只是,愈美丽的花朵,愈容易被人采撷。这几天,丁之羽仿佛感到她对他的计划有所知觉,特地派了几个人日夜轮流看着她,她似乎被软禁了,除了二楼,哪儿也不能去,就连吃个饭,也是由女佣人送上来的,一夜之间,她从公主变为囚徒。石子墨则依旧毫无音讯。毋庸置疑,子荷是个没有主见,随波逐流的女人,她相当容易受到欲望的控制,锦衣华服、山珍海味、男人的赞美声、女人的妒忌声还有其他的很多很多都能轻易的使子荷丧失理智,心甘情愿的成为俘虏。虽然,她不是没有过憎恨自己,也不止一次的想逃离这里,就算去精神病院、警察局也总比呆在这里做一个男人的性奴强。只是,她身不由心。她总认为,自己这样一个绝世美女,自己的过去一定也是异常显赫,虽然现在不记得了,只要依靠石子墨的势力,一定能找回过去辉煌的生活,一样的锦衣玉食,一样的华贵逼人。于是,她用这个理由说服自己留在丁之羽的身边,心安理得的享受着丁之羽为自己准备的一切,当然也包括做爱。她的外表虽然美得惊人,有一种摄魂夺魄之势,所见男子无不为她神魂颠倒,她谈吐文雅,举止大方得体,一看便是上流社会的小姐。只有她自己和与她发生过关系的男人才知道,这张清纯的脸蛋下面,是多么的yín荡无耻。敏感之极的体质,稍受刺激便会起剧烈反应得身体,每个男人都夸她是“能滴出水来的新鲜玫瑰花”,而她也的确简简单单便会“滴出水来”。子荷用双手将自己的脸蛋掩住,下流无耻、下流无耻!自己的下流无耻终有一天要让自己尝到苦果,可是想到这里,她竟然开始幻想起,那个丁之羽要将自己赠送的“严先生”,究竟是怎么样的人?是高是矮?是胖是瘦?是俊是丑?她可不想和一个丑人做爱。门缓缓地打开了,冷静燃悄无声息的走了进来,低低的唤了一声,“子荷小姐。”子荷头也不抬,当作没听见。冷静燃站在她身边,“对不起。”子荷慢慢站了起来,也不开灯,摸黑走到圆桌边,想倒杯水,“呯”地一声撞到了桌角,冷静燃连忙冲了过来,拦腰扶住她,“子荷小姐,你没事吧?”子荷冷冷道:“你那么假惺惺干什么?是来通知我要上刑了吗?”冷静燃甚是尴尬,搂着她放也不是不放也不是,

↑返回顶部↑

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