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(1 / 10)

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

她的手乱摸乱索,一下子就到了他的腰以下。她是十分熟悉地区与位置的,一摸一抓已把她所想要的物件抓在她的手中了。啊!她低声说:还好,是直的。大妞的手指边摸边说着,胡诚有点莫名其妙。什麽直的?男人这地方,当然是直的。胡诚说着。不,不,不。大妞连声说:不,男人不是全直的。奶见过弯曲的吗?胡诚问道。我老公就是弯的。她触摸说:月儿弯弯照九州。不会像月儿弯弯吧?胡诚说。弯!比月儿更弯!她用手比一比道:啊!对了,好像一把弓一样!哇!一把弓,是这样弯一弯,再那样弯一弯哇!那是弯两弯了!对的,就是弯了又再弯!她笑眯眯地说:所以,与我合在一起,我是曲了又再曲!怎麽可以?胡诚问道。所以我永远不满足啊!大妞说:今天,我真是幸运,找到了一个直的。好直,好直,好像一支笔。就是一支笔吗?像一枝枪。比枪大点吧?一头炮。大妞用手比摸着:对,开始时像笔,刚才像枝枪,啊现在,大了大了,现在像炮了!她哈哈地传来一阵笑。你快点干我吧!报上登载,最近有几个女人,把一个男人强奸了。是的,是的,我现在就在强奸你。她发起狂来,双手迅速地把他身上的衣服解开。他也用不着动手,她一下子已把胡诚剥得光光的。她转过身去,很快地把自己的衣服也脱下了。胡诚看看她,这个大妞脱下衣服,要比穿着衣服好看得多了。她的一双大rǔ房,看来十分的自然,当然不是打针加大的。她向床上的胡诚一看,他把自己的手脚张开成一个大字型。你做什麽?她问:成个大字型。我现在是『太』,不是『大』字型!别忘了,我那儿还有那麽的一头炮哩!真奇怪!大妞嚷道:你成『太』字型的躺着,做什麽?欢迎强奸我!她哈哈地又传来一阵笑声。接着,她一只脚向他身上跨来。她骑上来了,对准目的物,她缓缓的向他身上一压。啊她低声呼叫:好直!好直不是月儿弯又弯好直,好直的啊她边叫,边把胡诚强奸了。大妞又喘气,又流汗。她娇呻着,从他身上跌了下来。接着,她重重地喘气,身体一动不动,完全好像松软了。她双眼紧闭,一动不动,他吓了一跳,坐起身来,

↑返回顶部↑

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