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(1 / 10)

加入书签 本章报错

她真的沒力氣了,老大,還逼她。“說。”他手下用力,昏昏沈沈的柳敏被迫睜開了眼睛,哀怨的瞅著他,“會了。”輕輕的兩個字簡直要用盡她全身的力氣一般,真痛苦。他滿意的松開手,最後一個深入挺進,將精液噴灑進她的花園,慢慢軟倒在她的身上,卻舍不得抽離她的幽穴,就那麼下體相連的壓在她的身上,與她共赴夢鄉。似睡非睡間感到分身被那一汪柔波輕漾著慢慢蘇醒,重新灼熱的腫脹像要爆烈一般,催促著他的腰身慣性的進行著挺進抽插,得到舒解的巨大讓他享受到酥麻的快感。房內響著兩人均勻的呼聲,那種睡眠中的輕鼾聲。交疊在一起的身體在睡夢中蠕動著,陰與陽完美的融合著,在夢境中他們再一次到達歡愉的頂峰。“你個色鬼,下地獄去啊你……”柳敏捉狂的拿枕頭猛砸著某個色中餓鬼。白劍堂笑嘻嘻的躲閃著,一點兒也不介意被她砸到。砸了半天,除了把自己累得手也酸麻外那個挨千刀的可是毫毛未傷,這讓柳敏越發的不平衡起來。為什麼她今天腿軟的連站都站不穩,他老兄卻這樣神采奕奕的,尤其讓她著惱的是當她自夢中醒來時,發現他睡著也在cāo她時那種天暈地轉的感覺簡直是生不如死啊。他不是人,絕對不是人,哪有人睡著了小弟弟還有自主意識的抽插,並且還超水平的發揮,讓她睡了一覺醒來非但沒感到舒服,反而越發的疲憊。下體更是有些腫脹酸疼,大腿根部更是被磨得幾乎破皮,兩條腿都無法並攏,坐在床上也只能放浪的大張著雙腿,而那個死人頭又堅持不肯讓她穿內褲,下面的無限風光都讓他盡情瀏覽。“我幫你穿衣服吧,馬車在下面等著呢。”他溫柔的拿起衣服往她的身體披去,手指若有意似無意的碰觸著她的肌膚。噢,老天,別又來了吧,柳敏覺得自己最近越來越敏感,只要他略加挑逗就會情欲泛濫,不知道他是不是故意這樣調教她好滿足他無止盡的欲望之火。慢慢的攏住抹xiōng,他的手在她的雪峰之上捏了下,讓柳敏情不自禁發出一聲輕吟,伸手要推開他,讓他穿下去,鐵定又要幹上一回了,不行。不料,白劍堂突然一個用力,將好不容易幫他穿戴上的襦衣扯落,把她重新壓倒到床上。“車在下面等呢。”她試圖說服他。“我知道。”他徑自從跨間掏出粗大的昴揚,對准她已然yín水盈盈的小穴插入,“而且你也濕了嘛。”她的身子果然已經越來越敏感,這讓他極度興奮。“壞蛋。”她輕聲咒罵,讓交歡的快感沖淡

↑返回顶部↑

目录